当前位置:首页 > 【组图】一名网红淘宝店设计师的“ 1 万小时”可能是怎样的?| 网红电商背后③

【组图】一名网红淘宝店设计师的“ 1 万小时”可能是怎样的?| 网红电商背后③

时间:2017-05-19 18:55:47来源:好奇心日报

原标题:一名网红淘宝店设计师的“ 1 万小时”可能是怎样的?| 网红电商背后③

  

“一万小时”理论,是指一个人要经过大量练习和积累才能获得成熟技能。网红系列的最后一篇,我们想告诉你这个行业的设计师是如何炼成的。

  陈雅是个服装设计师,她的客户是两家网红淘宝店。

  一家网红是“相对成熟的白领风”,需要陈雅前往连卡佛看款找灵感;而另一名“小清新”网红,常让她会到专卖日韩系服装的市场跑动。

  陈雅为杭州一家服装公司工作。这家公司原本主打自产自销的生意,涵盖从设计到生产的环节。从 2015 年起,为网红供货成为了这家公司的核心业务。

  公司老板基本上每个月去一次韩国,带几件面料新式、款式特别的样衣回来。有时,陈雅也会跟她一起去买样衣作参考。

  网红店内一件销量上千的衣服,大致会经历选款-设计-打版-样衣-修改-生产-拍照-上架的过程。

  陈雅,就是这个流程中的头两道。

  “看款”,究竟是在看什么?

  “身在城乡结合部,心系巴黎时装周”,是不少人对网红店设计师们的调侃。不过这并不只是个黏在办公室扒秀场图、画图稿的工作。

  除了偶尔跑到绍兴柯桥的面料市场、或是上海的面料展搜罗最新面料,以上描述的“看款”成了淘宝网红设计师们补充工作能力的重要方式。

  以当前的周期为例,大多数时装品牌 2017 秋冬的 Look 早已在 2017 年 4 月份放出,到了 5 月份,包括 Prada 和 Chanel 在内的品牌也陆续推出 2018 早春度假系列,所有这些都比网红推出设计的时间表领先一步。原本为时装工业而生的时装周周期表,给了网红迅速捕捉流行所需要的时间差。

  女装趋势网站,时尚秀场乃至商场里的成衣都是陈雅这样的设计师的信息来源。她会借鉴诸如 Fendi 这样的大牌,也会注意到 MSGM 或 Vetement 这样新蹿红的品牌。但她对于品牌之间值得借鉴的部分,划定地很清楚:像是 Fendi,她“主要是看它的图案细节,廓形太板正了”;而“Valentino 太过仙气,就不太适合大众市场。我有时候只会参考小部分元素。”

  

  Fendi 2017 早秋

  

  

  

  Vetements 带字母的飘带也是网红店设计师最近常使用的元素之一。

  除了一般人最在意的款式,流行色、色彩配搭、细节以及面料工艺都是陈雅看款过程中需要关注的元素。她看得很快:进入一家商场店铺,先扫一眼整体店铺的色彩搭配,了解今年可能会流行的颜色,再从细节入手。

  在试穿时,她也会注意到服装版型是否与往年发生变化,工艺制作是否出现新的亮点。

  但陈雅的参考来源会随着季节转移。秋冬季,她追随的是欧美品牌——冬季服装廓形大,对消费者没有太多身材限制。另外,秋冬的服装能够变动的地方也更多:肩袖细节、服装长短、面料拼接方式等细节都是她能为客户“定制”的。

  到了春夏季,她大多以日韩甚至深圳品牌为样板——因为风格简洁、剪裁过于笔直的欧美夏装,“三四线城市的小姑娘不喜欢”。

  

  来自韩国东大门的样板玫瑰刺绣 T 恤

  

  前短后长版

  

  破洞版

  针对这部分群体,陈雅往往需要给一件基本款 T 恤做一点收腰,或是给袖子上开个衩,也可以给衣摆增加前短后长的设计。“这样她们才会觉得有些设计感”,舒雅说。

  针对不同客户定位,在给定款式上拼贴出合适细节,正是陈雅工作的核心意义所在。

  为一名风格突出的网红设计,相当于瞄准了她背后的那群人

  “我只是凭借经验给出建议,但她们决定最后是不是采纳”,陈雅说。

  不少专为网红供货的服装公司里,原本市场预估、渠道分析的环节相对被削弱了,取而代之的是分析网红店铺背后追随的粉丝。

  网红们在被塑造出来以前,就已经做好了人设和风格规划。粉丝们将网红当做自己的理想化身,是自己“跳一跳,也许就能够着”的生活状态。因此网红不会卖完美的人设,只会被标上几个特定的标签。

  也有粉丝纯粹将网红店当作一个风格鲜明的“买手店”,为她们提供平价的私人衣橱参考。一旦某家店铺提供了一件粉丝们中意的服装,它很有可能就出现在她们的收藏列表中,成了今后挑衣服不费力的选项。

  打从一开始,网红淘宝店们就不以原创和质感著称。更多人在意的是以便宜的价格,买下一件款式可以媲美秀场,而且质量过得去的衣服。事实上,在一些快时尚品牌还未触及的三四线城市,网红店铺似乎对“时尚民主化”更有发言权。

  网红的前期定位其实已经筛选出了购买衣服的人群,也为陈雅们画出了消费者的画像。她只要确保自己设计出的款式符合网红们各自的风格,就完成了对市场相当程度的预估。

  一件衣服,从选款开始,她和网红们之间的主要交流方式就是相互“在微信上丢一堆图片”——网红们基本上一个月只有几天会到公司和设计师们进行当面沟通。

  她经常收到网红在半夜一两点发来的反馈信息,指出设计需要改动的地方。网红们也会发来服装图片,要求她做出类似的款式或者细节。

  几个月前,陈雅的公司曾经接到一个“野生网红”的需求。没有签约网红公司,也没有固定的供货商,她要求的,只是将图片中的样衣生产成实物——设计环节被跳过了。

  从式微的杭派女装到淘宝网红店

  陈雅毕业于浙江纺织服装职业技术学院( 10 年前它叫“宁波服装学院”),然后进了“杭派女装”的代表之一“秋水伊人”,三年之后,又跳槽到了在全国拥有 2000 家店铺的三彩。依然是杭派女装这个圈子。

  “杭派女装”的概念出现在 1990 年代中期 。1990 年代初,中国服装业产业逐渐从来料加工、出口外销的模式转为内销。“夫妻店”式的女装铺面在东南沿海城市大量涌现。杭州,中国美术学院、浙江理工大学、浙江科技学院等高等院校的服装系毕业生也参与其中,从几台缝纫机做起,自主设计,走上了创业之路。

  据不完全统计,当时杭州女装生产企业就有两千多家,形成了庞大的女装产业群,业界统称为“杭派”女装。它们通过杭州当地的四季青、龙翔桥等批发市场,迅速占领了国内市场。这些品牌公司主要通过一年三四季的订货会来向市场推广自己的产品。

  订货会是服装品牌和各地经销商们的“时装周”。传统的服装品牌为了减少各地跑销售带来的人力成本,时隔一段时间,就会举办这样的集中展销。买手们在订货会上看样衣、询价、下订单,直接和服装品牌厂商接洽。

  基本上,一家传统的服装品牌公司在参加每个季度的订货会前,会事先规划出下一季度将要面市的服装系列,它们会以款式(比如长裤、短裤、夹克、衬衫等)区分,也会按休闲、运动等风格区隔。

  每逢订货会前期,陈雅就会被分到几件设计任务。但根据公司规划的款式数量按部就班做出设计以后,她还需要负责订货会上的陈列和引导,“一天得工作 20 个小时”,她说。

  而后杭派女装式微,产品款式和生产模式都很老旧,电商冲击之下又把代理商渠道打得七零八落。陈雅因此决定去做一个二级批发商——在四季青批发市场盘了一个铺子,给淘宝店主供货。

  这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因为陈雅擅长的是做设计,而不是拉客户和做销售。店内只有少数几款服装出自她手,更多的时候,她为批发市场人头攒动、合作工厂混乱打包的场面而崩溃。不到一年,陈雅退回熟悉的领域,开始为网红供应商工作。

  尽管从未有过为网红定制服装的经验,但近 10 年的经验让陈雅成为公司 6 名设计师中最资深的一员,还带了助理。

  从线下品牌到二级批发商,再到网红店供应商,陈雅的工作重心经历了“订货会-批发商-网红”的变化。

  在品牌公司,以市场为导向的模式决定了设计部门在策划服装以前,得和销售、企划以及产品部门研究市场的热度。

  在确定流行趋势以后,陈雅和同事们得花上一部分时间酝酿品牌故事,在设计总监给定的框架下,分到一两件服装的设计任务。当样衣们被设计出来以后,设计部还得和各部门坐下来一起审款,预估它们当中哪几款更能迎合大众需求。

  而现在,陈雅则围绕着网红的要求转。

  不过,陈雅不认为从品牌公司到网红店供应商,她作为一个设计师有什么不同。她一贯都是借鉴设计。“即便是在欧美秀场,大牌设计师也会参考小设计师的作品。”

  抄袭这个“原罪”

  陈雅说她认识的网红绝非只会在镜头前噘嘴自拍,“她们自己也会经常留意时尚动向,毕竟是自己的店铺。”

  但同一款服装,陈雅依然能卖给不同的客户。不同风格的网红之间,偶尔也能达成这种心照不宣的默契。

  设计师口中的“款”,并非我们通常认知的服装样式,而是服装的基本廓形。同一个廓形的服装,设计师能通过改动细节、面料甚至工艺,让它大变模样:一件剪裁简单、没有太多装饰的大衣,可以卖给风格相对成熟的网红店;假如给它的袖口做成“灯笼袖”、加一条“木耳边”,就可以发给风格甜美的网红;如果拿一块网眼或蕾丝与梭织面料拼接,它就成了工艺更特别的设计款大衣。这种拼接方式来自于 MSGM。这个意大利品牌从去年开始蹿红,以大面积印花和面料拼撞为特色。“这种新的花样会让你觉得眼前一亮,又不会觉得唐突,能让大众接受。”

  

  

  加了插肩和灯笼袖设计的大衣

  

  日本品牌 Sacai 的网红款翻版

  

  ·MSGM 2017 秋冬

  

  

  同款多卖是不少服装公司提高效率的一种方式。而网红店铺的供货周期更短。备货期从“季度”被压缩到了“月份”,陈雅需要更高的设计效率。

  “如果是以前,夏季还没开始,就得准备冬季进货会的秀场服装了。”而现在,她在为接下来一两个月就要上新的 20 多款服装做设计。更急的时候,陈雅接到网红的一张图,第二天就得将样衣发给对方。

  她设计出来的样衣,几天以后就能随着网红漂洋过海,出现在美国、韩国或者法国的灿烂天气与景点中。这是网红们需要呈现出的生活状态。

  快速地翻版,成了不少人指责网红店设计师“抄袭”,或诟病他们只是“看款师”的原因。

  陈雅并不会对自己所做的工作产生道德上的愧疚感。但她也承认,一些网红“由于资源问题”,的确会发生原款照搬的情况。

  大多数情况下,上规模的服装公司很少接“野生网红”的订单,因为她们的销量通常无法达到大厂的最低要求。后者只能去寻找规模更小的作坊直接仿款,难以保证面料质量和做工——这种模式加深了人们对于网红店质量差、重复率高的印象。

  陈雅对此的理解是,“小单价格拼不过人家,跟风款也没什么差异度。长远来看的话,那种生意做不大。”

  她在以一种自认克制的方式做设计。她今年设计的一款卫衣,用上了 Vetement 大热的铁环元素,袖子由几个铁环连接而成。但“夏装不会用了。创意用多就泛滥,不值钱了”,不过这股风潮应该还会延续到秋冬,只是铁环的大小、使用的地方会发生变化。

  “它们看起来还是很不一样的”, 陈雅说。

  

  

  Vetements 的铁环和带字母的飘带是热门元素。

  (“网红电商背后”这个系列的其他文章,请戳“阅读原文”。)

  

  

  Google 在年度大会上发布了 10 个产品,有软硬件有服务,但最终都是人工智能 | Google I/O 现场报道

  

  那些从农场到餐厅都一手包办的公司,会遇到怎样的机会和问题?|有机这生意怎么样了②

  

  移动广告时代,蓝色光标是如何获得了挑战 4A 的机会?| 广告市场发生了什么②

Copyright © 2009-2017 52yueyu.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