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组图】北大光华:实体经济开局平稳 触底回升为时尚早

【组图】北大光华:实体经济开局平稳 触底回升为时尚早

时间:2017-03-21 17:49:39来源:财经综合报道

原标题:北大光华:实体经济开局平稳 触底回升为时尚早

  3月21日,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2017两会后形势与政策分析会”在光华管理学院举办。光华管理学院院长刘俏、原院长蔡洪滨以及各系教授参会并发表演讲,就两会后经济形势的判断、分析与媒体分享。

  实体经济开局平稳 触底回升为时尚早

  2016下半年开始企稳的实体经济,今年开局继续平稳,对2017年整体经济形势的判断如何呢?北大经济政策研究所课题组给出了答案,他们认为2017年二季度及之后一段时间实体经济继续上行的空间较为有限,预计一季度GDP保持强劲增长,同比增长达6.8%,年内余下三季度增速将会逐步放缓至6.5%,全年经济增长有望达到6.6%左右。

  今年全国两会上政府宣布将2017年经济增长目标由6.5-7.0%下调为6.5%左右,2017年政策重心调整为保证经济稳定增长的同时遏制金融风险和资产泡沫,保持扩张财政政策。据他们估算,2017年预算财政赤字GDP占比实际超过4%,货币政策已收紧,金融去杠杆已成为政策重心,政策性利率逐步上调,今年有望继续上调10-20个基点。

  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将短期内会在6.9左右到7左右震荡,今年中期随着美联储再次加息或将突破7.0,但是大幅贬值或者升值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

  刘俏:重构中国经济增长的逻辑和微观基础

光华管理学院金融学系教授、院长刘俏 

  2016年在极其困难及不确定的情况下,中国经济仍获得了6.7%的增长,3年后超过印度重夺全球增速第一。是什么原因使得中国经济在世界范围内依然保持高速的增长呢?光华管理学院金融学系教授、院长刘俏认为,这一轮经济企稳所沿用的还是以往的增长逻辑——集中在房地产、基建等领域天量信贷推动的投资。在投资资本收益率比较低的前提下,稳增长只能靠投资率,这是中国经济至今未能改变的增长逻辑。

  与这种增长逻辑相对应的是金融的过度发展,金融与实体经济的进一步脱节。刘俏说,我们的实证研究发现金融发展(金融附加值占GDP比例)与经济增长和固定资本形成之间没有关系,表明资金脱实进虚在加剧。

  他认为,宏观政策作用大幅下滑的原因在于经济的微观基础:首先,企业层面整体的投资资本收益率比较低,为了获得增长只能靠强刺激;其次,缺乏优质金融资产和资本市场不振使得大量的资金在金融体系通过加杠杆循环,加大金融体系系统风险。

  对于如何改变经济的微观基础,如何让资金脱虚向实,刘俏说要最根本的是要大力发展供给侧改革,来提高资本收益率。

  金李:财富管理市场乱象及供给端问题与机遇

光华管理学院金融学系教授、副院长金李 

  十八大报告指出: “多渠道增加居民财产性收入”、扩大内需根本途径是提高居民收入。财富具有极大的“消费乘数”,低端人口财富的增加带来的累积消费增加极为可观。

  对于鱼龙混杂的财富管理市场,光华管理学院金融学系教授、副院长金李认指出六大严重问题:(1)不利于资金层面上的供给侧改革。大量资金用于投机,而不愿意进入实体经济(2)散户投资者带来的受情绪影响的投资行为,在杠杆的作用下,将可能加剧市场的波动,影响中国金融市场的稳定性(3)部分投资者盲目追求回报,而不顾及风险(4)针对中产阶级的财富管理服务严重不足,导致中国大量中产阶级长期被迫承受与其所承担风险不相匹配的低迷的投资回报率,增加中国社会贫富悬殊(5)对于脱媒的担心。财富管理市场种种乱象,可能使得不少中产以上人群开始将自己的财富管理业务外包给离岸的国际财富管理中心(6)急需财富管理行业替代房地产市场成为未来中国家庭储值重要手段。拥有财富的中产阶级的大量涌现,是整个社会稳定和持续发展的重要力量。

  最后他又指出中国财富管理行业供给端的三大问题:(1)资产管理端:国内能够提供的可投资产品的品种和质量不能有效覆盖财富家庭的需求;专业投资机构缺乏国际资产配置的能力(2)财富家庭:善于“创造财富”,不善于“保有和积累财富”;风险意识薄弱;对资本市场不理性的预期(3)财富管理端:对财富家庭需求的认识和开发不足,对现代资本市场和金融工具理解不足;职业素养不高;财富拥有者的需求是千差万别。

  陈玉宇:中国经济发展所面临的四大挑战

光华管理学院应用经济学系教授、北大经济政策研究所所长陈玉宇 

  ​过去三十年,全球化造成国家间收入的平等化,也造成了一国内部收入的不平等。全球化力量将削弱,地缘政治处于大变动时期,充满不确定性和紧张关系。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取得的巨大成就,相当大程度依赖于全球化的国际环境,中国需要应对全球化削弱情况的发展挑战。

  光华管理学院应用经济学系教授、北大经济政策研究所所长陈玉宇教授指出,灵活的劳动力市场建设,是最大的市场体制短板和挑战。

  中国在未来20-30年内,将面临劳动力市场建设的巨大挑战。可预见的将来,中国需要持续地将劳动力进行两个再配置。一个再配置是产业间的,低效率的行业衰退萎缩,高效率的行业兴盛起来;低技术行业衰落,高技术行业兴起;制造业吸纳就业能力缩减,服务业吸纳就业能力增强,劳动力市场需要把就业者从衰落的部门配置到兴盛的部门;第二个再配置,是将劳动力在地里空间上配置,遵从市场规律,追逐产业集聚,将劳动力配置到有前途的城市里。这两个配置,都需要一个灵活的富于效率的全国性的劳动力市场。

Copyright © 2009-2017 52yueyu.com 版权所有